陳怡魁 

一個前網路時代的傳奇

 

        人類文明的發展歷程中,存在著無數前行者奮鬥的軌跡,有人曾經說,人類之所以異於其他動物者,就在於人類能夠累積智慧,能夠將前面的人努力的成果留住,再從原有的根基向上發展,完成了歷史上無數耀眼的文明成就,否則,人類的歷史不過幾萬年,有記載的歷史大約一萬年上下,相較於其他生物動輒百萬年生存歷史,還只是生物史上的「小朋友」,又怎能在短短數萬年間,累積如此的文明成果?舉個例子來說,蜘蛛一生下來就會結網、捕獵、交配,從幾百萬年前就是這樣沒有變過,人類一生下來什麼都不會,連照顧自己存活下來都沒有辦法,但是經過學習、成長後,這個人可能成為音樂大師,可能成為諾貝爾獎得主,也可能成為一個出色的企業家,如果更上一層樓,也可能成為愛因斯坦、牛頓、比爾蓋茲,或是莫札特、貝多芬。

        在文明發展的歷史上,每個人都有可能貢獻一份心力,成為整個文明成果的一部份。但是翻開整個文明的發展過程,卻有很少數的一些人,他們的成就不僅傲視當代,甚至成為後行者發展的重要關鍵,這樣的影響力有時候可以擴展到幾百年,甚至幾千年後。

        漢朝著名的史學家司馬遷,他的「史記」是歷史上極為重要的史學著作,可以說在司馬遷之前,歷史僅止於單純的記載事件及人名,但是「史記」問世之後,史學的著作才開始有了靈魂,人們從「史記」裡才瞭解到,原來歷史也可以寫得有血有肉,在記載歷史的過程中,人們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也能躍然紙上。我們可以說,司馬遷的「史記」以一人一書的力量,改變了日後千百年的歷史面貌。

        西方著名的生物學家達爾文,以研究生物的演化而著稱。一般人對於達爾文的印象,大概僅止只他在演化論上的研究成果,以及只要提到物種演化就會提到這位英國科學家。但是事實上,「演化」這個概念並不是達爾文的獨創,在達爾文之前已經有過不少人有過類似的論點,但是都沒有一個人能夠將整個概念整合,因此也無法形成太大的影響力量。然而,達爾文在他那場著名的生物尋秘之旅中,越過危險的海洋,遊歷了許多小島,終於將整個演化論的「物競天擇」理論成形,寫成了「物種起源」一書。這本書影響了後世所有的生物演化研究專家,一直到二十一世紀的現在,只要是研究生物演化的人,都一定受到這本鉅著的影響。同樣的,達爾文也是以一個人,一本書的力量,就影響了整個人類的世界。

        一個人的力量,能夠發動多大的能量?一個人的研究,能夠做到什麼樣的全面性影響?孔老夫子以一個人的力量,連傳世的「論語」都還不是自己所寫,影響力卻可以及於兩千多年之後;如果物理界沒有愛因斯坦,整個量子理論的問世可能會晚上個幾十年;而史學家研究先秦時代的歷史後,也發現如果沒有秦始皇的「車同軌,書同文」,將整個中原大陸以文字整合在一起,現在的中國,可能就跟歐洲一樣,成為幾十個分裂的小國家。

        由此可見,在歷史上雖然不常發生,但是有時候,一個研究,一本書,或是一個人的力量,是很有可能發生無限大的擴張能量的。

        由黃河流域發展而出的華夏中國文化,是人類文明史上最璀燦也最偉大的文化之一,這個文化的特徵是:早熟、持續力強,而且影響力極深極遠。早熟,是指這個文化的成熟期來得非常得早,曾有人說,華夏文化的發展,就好像一個五歲小孩,本來應該只是唸幼稚園小班的年紀,卻已經把大學的研究所課程修完了。在兩千多年前的先秦時代,當世界上絕大多文明都還在草莽時期的時候,華夏文化就曾經有過一次知識發展的大爆炸,當時的諸子百家文化爭鳴,舉凡文學、農學、哲學、法學、人類生存學(陰陽家),乃至於科學、醫學,都已經有了極高層次的發展成果,有的成果甚至到了兩千多年後的現在,還是非常實用的理論學說。事實上,許多改變世界的科技和科學研究,華夏文明也孕育得比世界所有文明還要早,像是圓周率的發現,就比西方早了幾百年,而所謂的「四大發明」、火藥、印刷、造紙、羅盤,也都是華夏中國文明最早發明的。

        持續力強,指的是這個文明的韌性十足,而且充滿了生命力。人類文明史上的「四大文明」:埃及文明、巴比倫文明、印度文明,以及華夏中國文明,至今仍然存在的,只有華夏中國文明,另外的三個偉大文明,巴比倫文明早已不存在,而埃及和印度則是只有國家存在,但他們現在的民族和當年的文明種族已經沒有任何關係,等於只是「借殼上市」。

 

        這樣一個歷史悠久,而且充滿了文明智慧的文化,蘊藏的知識可謂浩瀚如海。但可惜的是,就好像一個缺乏管理的圖書館一樣,就算館內的藏書再怎麼豐富,如果沒有人去翻閱,滿山遍野的珍貴知識也和街道上的石頭一樣,一點價值也沒有。知識和圖書館裡的書一樣,要有人去翻閱才會有價值。可惜的是,在兩千年前的諸子百家時代,許多已經臻於完美的文化智慧結晶,因為年代的久遠和傳承的斷層,已經流散在時光的夾縫之中,有的已經失傳,有的甚至連名字都沒有留下來。有的雖然僥倖在歷史的縫隙中留下隻字片語,但是卻因為缺乏適當的轉譯,已經鮮少有人能夠窺知其中的價值,就好像珍珠蒙塵在砂礫之中,比石頭看起更不值錢。

        簡單舉個例子來說,大家都聽過的「風水」之學,它的真正原型,是古代的智慧者從人類與大自然的互動中,經過多年的印證得到的生存哲學,是一種結合了環境學、人文心理學、生態學的偉大理論,但是在多年的失傳及江湖術士的誤導下,已經成為一種幾乎是人人喊打的封建迷信,現在有很多人說到風水學就是嗤之以鼻,不只是科學工作者不以為然,就算是一般民眾,也是很多人完全不能接受。但真正的事實是,西方世界現在有很多人已經開始重視這一門結合了居住、生態、人文的古老智慧。經過破譯和現代化詮釋的風水之學,其實就是一門很符合科學精神的學問。

        而華夏中國文化中許多智慧結晶,其實就是古代人們的科學,在當時資訊不足、器材不完備的環境下,先人以無比的智慧,在有限的資訊體系下自成一套詮釋人類與大自然共存結合的理論,這就是許多古老智慧的真正原貌。

 

        將古老的智慧轉化成現代的知識,這是一門相當龐大而且複雜的艱鉅工程,就算是窮盡一個政府的力量,甚至是好幾個國家的力量,在執行上都有相當的難度,但是在這個領域上,卻出現了讓人既感歎又驚詫的現象。這一套就算以全國之力做起來都相當困難的巨大工程,實際上是從來沒有被執行過,不僅沒有執行,每過一陣子還會出現一些短視的西方科學至上主義者發動「埋葬舊有封建迷信」的運動,讓人頗為感歎失望。但是另一方面,雖然從來沒有一個政府單位或是組織努力執行過將古老智慧現代化的工作,但是卻有一位能力和理想足可媲美司馬遷、達爾文的偉大人物,以一己的力量,以超過五十年的歲月,投入無數的人力和物力,獨力完成了大量將古老智慧賦與現代面貌的龐大工程。

        這位偉大人物,就是國際知名的易經巨擘陳怡魁博士。

 

        早年以藥學和中醫研究為主的陳怡魁,是臺灣桃園人,從童年時代便從家中長輩處得到許多民間智慧的資訊,也因為家傳的珍貴典籍,很早就對風水之學有所涉獵。和一般接觸民間傳統智慧者不同的是,陳怡魁受過完整的高等教育,對於西方醫學、藥學,以及現代科學知識有著很深的著墨,因此在研究華夏中國文化智慧時,總能夠以現代科學的角度詮釋古代的智慧精華,去除傳統知識中愚昧不明的部份,將符合現代科學精神的部份留下。也因為如此,在陳怡魁研究的領域之中,得到的成果也大多是現代人能夠接受的實證知識。

 

        陳怡魁在研究的初期便已經發現,許多被歸類為「玄學」的知識,諸如風水、命理、卜筮等等,其實是古代智者在資訊來源匱乏的不利環境下,歸納而出的各類研究。雖然資訊的來源不足,但是卻仍然能夠推演出一套相當有實用性的理論,廣義來說,許多古代的智慧雖然不像現代的科學研究那樣精準,但是在實用性上仍然可以被歸類為具有科學本質的實證。就好像一個人走過泥地留下足跡,雖然這個人已經走掉了,看不到這個人的樣子,但是經過詳盡的推演和研究,仍然可能從他留下的足跡中知道這個人有什麼特徵,從而得到這個人的相關資訊,有時候這樣的方式得到的資訊,還可能比親眼看到這個人還要精確。

        以這樣的立論基礎,陳怡魁在早年研究中醫和藥學時便已經得到很大的成果,經由當年舉辦的幾次大規模義診,陳怡魁得到三萬多筆接受義診者的個人資訊,結合中醫、命理等理論,陳怡魁成功地從醫療、生辰八字資訊中歸納出人類生命的軌跡,從而得知如何修正生命中負面的成份,消除痛苦,讓生存與生活成為較為愉快的經驗。

        有了這樣的理論和實驗做基礎,陳怡魁在二十世紀的八十年代便已經研究發展出獨步全球的「食」術,一種結合了古代中國文化精華,以不同食物的攝取方式,修正人生軌跡的驚人理論。這是一種指點眾人只要吃對食物,就能達成快樂、致富、成功,甚至於人生一帆風順的科學理論。然而據陳怡魁表示,這樣的偉大理論並不是他的原創,實際上早在千百年前老祖宗便已經歸納出一套完整的體系,可見傳統智慧中蘊藏著多少寶貝,只是後代子孫的我們無法找出來而已。

 

        在研究華夏文化智慧的過程中,陳怡魁也成功地破解了大量與這個文化有關的千古之謎。前面提過的華夏文化特徵:早熟、韌性,在陳怡魁的研究中也發現,其實和中原文明很早就開發出造井技術有關。因為比世界上大多數文明提早開發出造井技術,先民們除了能夠不再侷限於河水的生活範圍之外,井水的品質也起了一種相當殘酷,卻符合達爾文「物競天擇」理論的作用,也就是井水的品質決定了喝井水的人們的體質,喝到好水的民族人人強壯,後代子孫也聰明健康,而喝到不好井水者就越來越弱,終至遭到逐出競爭舞臺的命運。相較於大河文化人人喝到同樣河水的特質,古代中原人們的井水文明經過篩選後,留下來的都是喝到好水的部落,因此文明的發展自然提早成熟,而且競爭力也較強。

        這是陳怡魁提出的研究結論,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理論。

 

        在易學領域中,陳怡魁更是國際知名的大師級人物,相較於其他大師鑽研在易理、卦辭的字裡行間,陳怡魁走的研究路線是以科學的角度來詮釋這門華夏中國文化中最偉大的寶貴資產。陳怡魁發現,易經中的體系涵蓋的範圍並不僅止於地球,而是可以推廣至整個銀河宇宙。在易經中的乾、兌、離、震、巽、坎、艮、坤,是古人以長年的觀察,對於地球以外的力量做出的歸納,由代表地球大氣層內範圍的坤卦開始,依序向外太空擴展而出,而另一套體系的天、澤、火、雷、風、水、山、地,則是大氣層以內八種不同能量波形的符號。以這兩套體系的八卦交互作用,宇宙萬物的所有活動都可以依卦象的互動找出。

        這樣具有科學精神的理論,是陳怡魁研究領域的特徵,不論什麼樣的高深理論,陳怡魁的原則是一定要以現代人能夠理解的語言解釋出來,否則只是賣弄玄虛地用高深的文字讓人摸不著頭腦,那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除了玄學和易經的研究外,陳怡魁涉及的領域還包括了華夏文化智慧結晶的推廣與教育。當今世上最讓全球人士廣為接受的華夏文化智慧,首推中醫裡的針灸,而在針灸之學得到國際性認可的過程中,陳怡魁扮演了相當重要的推手角色,除了受邀至國外醫療研究機構演講,為西方人詮釋這門獨特的東方醫學之外,陳怡魁還在二十世紀的七十年代訓練了許多針灸人才,這些人之中有部份後來到國外發展,也為針灸在西方世界的普及化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在教育方面,陳怡魁早在許多臺商還沒到中國大陸發展前,就已經和當時的中國最高領導人江澤民見過面,並且促成了中醫學院的設置,現在在中國的各省都已經有了中醫學院,而且在世界上許多國家,現在也都已經有了中醫相關院校的創辦。而在西方國家,陳怡魁也在加拿大創辦了專門研究傳統智慧的「易經學院」,並且完成了多樣影響深遠的生物研究。

 

        在歷史上,或許有些單位或組織曾經做過類似的研究,但是以一己之力完成了這樣鉅大的「傳統智慧現代化」工程,放眼古今,應該只有陳怡魁一個人做得到這樣的成就。

 

        生命的長河,在時光的洗禮下不停地滔滔流過,人類的生命軌跡,至今已經有了數萬年的光陰,有的人的一生平淡無奇地渡過,走過一生也沒有留下隻字片語。有的人在世的時候權傾一時,不可一世,但是隨著生命的消逝,甚至於在生命還沒有結束之前,就已經消聲匿跡。然而,和這些不留下痕跡相比,有些名字卻是隨著時光的過去並不因而消褪了光芒,反倒歷久彌新,在不同時代都能綻放偉大的光芒。在史學的領域中,「太史公」司馬遷的存在,讓後世的歷史增添了無比的光彩。在演化的領域中,因為有了達爾文,讓整個世界的生物研究變得完全不同。而在重建古老智慧的這個領域,日後人們一定會將陳怡魁的成就鐫印在歷史的最明顯角落,在網際網路資訊如此發達的時代,以一己之力完成任何一件重大工程已經成了幾近不可能的事,日後的歷史一定會記得,曾經在二十、二十一世紀交替的這個年代,曾經有過這樣一個傳奇的人物,以個人的力量,完成了將這樣大量古代智慧重新復活的超級工程。

 

創作者介紹

陳怡魁 無所不食

quai1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